首页>>>资讯中心

说文解字话纺织


[2005-1-13 10:23:39]

  人类脱离茹毛饮血蒙昧时期的标志之一是有了农业生产,而纺织作为农业的副产业、几乎是与农业生产同时开始出现在人类社会的。因此纺织在民族文化中的地位举足轻重,特别是对语言文字的影响极为深远。汉字中有“系”旁的字多达两三百个,此外还有“巾”、“衣”等与纺织间接相关的文字。许多名词和成语渊源与纺织生产——尽管其现代含义已与纺织风马牛不相及。
  本栏目属笔者个人对纺织生产派生演变文字的一种诠释尝试,难免存在主观臆断、贻笑大方之谬误,还望各位来访高学不吝赐教,以求斧正。
绪:绪为一丝之头,引申为开端;头绪,迭合起来仍为开端之意。思绪:为进一步抽象化引申。
纪:纪字为找出乱丝的头绪,并将其理顺。因此有“整理”的含意;律,为规章、法典。纪律:需要遵守的规章制度。
继续:重叠词,二字同一含意,均为将后面的丝与前面的断头相连接。
索:索为大绳、链条;另一意为将丝头理出以便抽取(缫丝)。探索:缘绳而进之意。搜索:原为搜寻丝头。
统:丝绪的总束,即一大把丝。统治:原意为将所有的丝绪一并集中管理。引申词有:统领、统一等。系统:系为带子,将一束丝系为一统,成为独立的一个部分。
绩:将麻皮分缕后接续起来捻成线。成绩:完成绩线工作,后引申用于完成各类工作并取得了成果。
缉:同绩,把麻连接起来搓成线。引申有顺势、跟踪、搜捕等含意:缉捕,缉私。
经:为织物的纵线。纬线必须顺着经线累积交织后才能成帛。由此引申出“规范、准则、直行、走过”等层含意,例:经过、经书、经典、经历。
组织:组为编结,织为制绸。合并为构成、牵连、结合等意,并进一步引申出“机构”之意。
练:将生丝反复多次浸泡、曝晒以使之脱去丝胶变得柔软洁白的过程谓之“练”。故练字有反复之意,反复学习为“练习”。
综:织机上使经线上下提放以接受纬线的机构。一综可提数千根经丝,故含有“总聚”、“集合”之意。例;综合,综论。
纰:织品的丝线疏散开来成“披”散状,为织物疵病。纰漏:疏忽漏洞。
纠葛:纠为三股所合成的绳子,有缠绕之意;葛为藤本植物,茎皮似麻富含纤维素纤维,可织布。“纠葛”合在一起意味缠绕不清。
纠纷:纷为旌旗上的飘带,与纠合用意为缠绕、纠结难以疏理之意。
纯:原意指蚕丝,可能因其洁白无暇的外观,派生出纯洁、纯粹、单一等意思。
约束:将丝缠绕成一束称为“约”或“约束”,引申为制约、控制等意。而“一约”作为一种量词,又派生出了“大约”之意。
络:将绞状丝缠绕卷取成筒状称“络”。由于绞丝为一圈一圈呈经脉之形状,故络字含有多股、网状、包缠等意思,由此派生出网络、脉络、经络等词。
绎:将丝从蚕茧上逐次抽出为“绎”。络绎不绝,原意指络丝、抽丝连续不断。
绥:车上的绳索,登车时手拉以图方便、安全。引申为“安抚”,常与靖(安定)合用。绥靖:安邦定国、安抚。
维:系物的大绳,引申有拦、护、连等意。维系:连接、联系。派生词还有维持、维护。
缘:衣服上镶的绲边。引申有循、沿、绕等含意,如:边缘、攀缘、缘木求鱼。
缥:青白色的丝织品。大概由于颜色浅淡,引申为隐约、虚无之意:缥缈。
币(幤):从巾,与“帛”字通,古人当作礼物的丝织品。由于古代的丝织品十分贵重,故币又代表财富。
带:原意为窄长的丝织品,故从巾。古人显贵官人腰间常系带,凡带必有佩玉,从而引申出“携带、捎带、连带”等意。
绅:原意同带,为系于士大夫衣外之大带。引申为系带之人:绅士、乡绅。
帮:原意为鞋之侧边,故从巾。“帮助”大约就是用“帮”辅助、将脚与鞋底连在一起吧?
祛:原意为袖口,转为动词有“撩起、举起”之意,进一步派生出“摆脱、去除”的含意:祛风湿,祛病强身。
初:从刀、从衣,意为做衣服的起始,即:开端、开始。
绝:从刀、从系,意为以刀断丝。引申为尽头、极端、割舍等意:割绝,绝义,绝交。
紧:从系(丝)、从坚,意为将丝牢牢缠扎。
终:本意类同紧,甲骨文的“终”字为一束两端扎紧的丝。引申为末端、末尾:终结,终端。
给(ji):从丝从合(汇集),意为丰衣足食、充裕。派生出供给、给养等词。
纳:丝被水浸湿为“纳”。引申出了引入、进入、收入等含意:接纳,出纳,缴纳。
纵:将张紧的丝松弛为“纵”。由此派生出“放纵”之意;在织机上张紧的当然是经线、是竖向的,纵向为经,那横向自然就是纬了。故又派生出“纵横”一词。
缩:本意指“捆束”,引申为使体积减小:收缩,紧缩。
缅:细丝。丝既然细长,故引申为长远、遥远、追思:缅怀。
缭:将丝缠绕为“缭”,与“绕”类通。有环绕、零乱、绵长之意:缭绕。
素:从字形上看为扎成把而下垂的丝束,原意指白色的生绢。由此意引伸出白色、单一、单纯、本色等意思。再由此衍生出构成事物的基本成份之意:元素、因素。
蛮:古字金文为两“系”中间夹一“言”,为一象形字,类似一人挑起一担蚕山的形状。意为发明养蚕缫丝的人群。蛮字既然是表示蚕织之意,于是又衍生出了绵长、连绵的含意,在当时属于褒意词,含赞美之意。到了商周时期,以蚩尤为代表的南蛮各部落被商周奴隶主阶级不断讨伐,大多数都沦为了华夏族的奴隶。为表示轻蔑和歧视,汉代之后又把古蛮字下面加了个“虫”,成为了“蠻”:一来表示蚕的含意,同时也暗指蛮人奴隶如同虫类。从此,蛮字带上了贬义,派生出了野蛮、蛮横等贬义词。
变:繁体的“變”字上半部为古代钟鼎金文的“蠻”字(繁体蠻字去掉下部的虫),而蠻的原意是指养蚕缫丝的人群。因此,变的原意应该是指由蚕蜕化为蚕蛹的过程。
挛:繁体“攣”字的的上半部和“变”字一样,加一“手”在下表示用手扯丝。因此挛的本意是指连绵维系不断之意。由于扯出的丝是弯曲不直的,故而挛字就派生出了卷曲踡缩含意的“痉挛”一词。
弯:同样,繁体的“彎”字上半部也和变、孪一样,含有蚕织丝线之意。一张弓在下、丝弦在上,活脱脱一幅弯弓射大雕的模样。
灓:这个字不常见,也没有简化过,读luan。原意是丝绸生产中的泡丝(又称浸渍)工序。现在的字意为渗漏、渗水,仅偶尔用于十分专业的场合。
丝丝入扣:扣通筘,为织机上管理经线的机构。织绸时,每根经丝必须穿过筘齿,即入筘。经丝不入筘则纬线无法与之交叉,在几千根经丝中只要有一根经丝不入筘就会产生疵点:比喻合作十分细致、合拍。
纨绔子弟:纨,白细的绢绸;绔,外面套的裤子。身穿白色丝绢的少年当然不可能是劳动人民啦!比喻游手好闲、衣着华丽的富家子弟。
未雨绸缪:绸和缪的本意都是缠绕捆缚,因此绸缪连用作为缠绵之意,如:情谊绸缪。而未雨绸缪的原意是说:还没下雨之前,就要用绳索把门窗捆绑牢固。后遂用“未雨绸缪”比喻事前做好准备工作,不至临时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 
来源: [2005-1-13 10:23:39]
本条消息被浏览了[1418]

关闭本窗口


◎上篇信息:丝绸文化漫谈
◎下篇信息: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合成染料——苯胺紫

版权所有:华华实业